便有了《翕居读书录》一书的问世

“得书在缘,读书在悟,藏书在心。”这是古文献藏家白撞雨先生在其早年发表的《藏书做人》一文中的感怀。
当白撞雨将其所得展示出来时,便有了《翕居读书录》一书的问世。《翕居读书录》是作为藏家的白撞雨将自己对众多古籍善本的感悟和故事记录下来,结集推出的一部展示个人藏品的书志、书话专着。打开这部布面精装大16开三卷本藏界长卷,里面包含有1700多幅彩色书影和近30幅占整页面的彩色插图,内容涉及750余部古籍总计172万字的书话文字。
翕居藏书虽不比大藏家,但此次收录在书中的七百余种中外古册,以及为调节因谈古籍过多而收入的几十种今本,只是着者在漫长的藏书之旅中留下的雪泥鸿爪。
全书按内容厘为《梨枣丹黄味》、《思贤沐手泽》、《觅书寻门径》、《金石蕴文思》、《致知在格物》、《线装铅石印》、《老刊录烟云》、《厚古不薄今》、《长乐郑振铎》、《游记与日记》、《访书小记》。
其中,线装古籍500多部,西文汉学善本30余种,郑振铎着作初版本30余种,清代和民国老报刊40余种,解放初印本40余种,海外访书记3篇。书中涉及的500多部线装书,诗文集类近200部,稿本抄本及批校本50多部,小说戏曲弹词鼓词类20多部,金石书画类70多部,游记日记类36部,佛道宗教类30多部,书目书志类56部,自然科学类31部,政书类38部。
一位“圈内”人士在细读该书后感慨地说“这部书举凡木刻本、石印本、活字本、抄稿本、批校本、油印本、铅印本、信札、期刊等古旧书刊主要版本形态以及书目、戏曲、金石、书画、政治、宗教、格致等各类珍稀历史文献俱囊括其中,收藏和研究兴趣广博,用心恒久专注,非常人所能成。”
白撞雨醉心于古籍文献的集藏,更多地源自对藏品本身的珍爱。
所谓古籍善本,指的是古代珍贵的文献资料,珍贵、稀有,内容精善的古书刻本、写本都是“善本”,包括书籍、雕版、信札、石碑、档案等。
《翕居读书录》的主要内容多为作者翻读藏品时有感而发,这些文字有对版本传承、学术源流、作者背景的钩检爬梳;也有作者奔走南北,于舟尘车迹之间,阅肆逛摊的觅书故事;还有一些跳出书本,从更宽视角,不经意间讲出的书里书外的逸闻趣事。
譬如,书中的开篇之作《名士名媛的哀婉:〈影梅庵忆语〉》,讲述的是明末清初名士冒襄与名妓董小宛相识相恋和生离死别的故事。
再譬如,刊于第三卷的《古代纵横家的古书:》一文,则以更为引人入胜的语言讲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刘邦得天下,得益于“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谋士张良;而张良谋略从何而来?答案是《素书》。张良死《素书》失传,时及500年后的晋朝,盗墓者掘张良墓穴玉枕发现《素书》,上有密诫:“不许传于不神不圣之人。若非其人,必受其殃,得其人而不传者,亦受其殃。”国学大师南怀谨赞曰:“《素书》是中国古代纵横家的奇书,韩夕参研,处世、治事,都会有举重若轻的奇效。”
那是在2008年的暑期,北京301医院西院的一间病房里,一位96岁高龄的长者在听读《翕居读书录》的内容篇目,这位长者即是德高望重的国学大师、北京大学教授季羡林。
“这是一个做学问的年轻人。他藏的这些古籍,不是为了待价而沽。写出了书里的内涵,听起来有深度,这些都很有用。既藏又读,还要钻研,这是一条正道,很难得呀!”这是季老对白撞雨做出的评价。随后,这位世纪老人打破了晚年从不予人签名、题词的惯例,拿起笔写下了两幅“翕居读书录”的书名,并签名、钤印。
从经济价值来看,古籍善本的收藏市场热闹非常。有数据表明,近年来随着北京、上海等地的拍卖公司相继开设了古籍善本专场,古籍善本市场价格普遍呈现数倍、数十倍乃至数百倍的上涨,古籍善本的收藏群体亦不断壮大。但白撞雨却似乎是这个群体中的特例,在全面升温的古籍善本收藏市场中,他则日显尴尬和孤寂。
“看着旧书店价签前面加数、后面添零的一次次变换,看着善本拍场一路飙升的落槌高价,这让我们这些普通有书瘾的百姓一次次怯下阵来,连拿起来随便翻翻的勇气也渐渐失去……”白撞雨叹息说,“停下手来吧,坐到清风吹拂、明月洒照的竹林里,数着天上一颗颗眨着眼睛的星星,把古籍旧本里那些形形色色的故事放到梦里去,让它们伴着鼾声悄悄地睡去。”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