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在纷乱混杂的书丛里寻觅

平时没甚嗜好,最大的消遣莫过于读书。但对于囊中羞涩如我辈者,面对书柜上动辄数十元上百元的豪华本精装本时尚本畅销本精品本,虽有千般留恋万般不舍,但一念及自身的经济状况,却也只能忍痛割爱扼腕叹息。每每合上书页放下书册,心中便油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悲怆。在埋怨自己何以如此落魄的同时,也对自己的不争和耽玩愧恨不已。自古道: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也。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如是,人与书之间的情感也如是,那种欲别难别的感伤最让人缠绵悱恻柔肠寸断。为了不使自己的情感再经受如此惨怛的伤害,我自此便很少再踏进书店的大门。于是,去打折书店去书市地摊淘书便成了我日常购进知识吸收文化丰富精神世界的首选。书市地摊上的书籍可谓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与众多以收藏为乐的收藏爱好者不同,淘书者所考究的不是甄别鉴赏的眼力,而是人与书之间的契合和感触。人在寻书,书也在寻人,目光在纷乱混杂的书丛里寻觅,一列列一排排不同年代不同版本不同版次的书籍密实而规整地摆陈在那里。历史的沧桑,岁月的磨痕并未能遮掩住它们企望再次被赏识被青睐被礼遇的热忱。在这里,人已俨然不再是顾客,而是志同道合的神交之友。心中若有所触,便探身从书丛里掏出一本来随意地翻阅,但往往翻阅的多中意的却少。于是,起身,目光再次在纷乱混杂的书丛里逡巡,倘感觉里再无新鲜及留恋出现,便撤足转往它处。当然,此时也偶然会有意外的惊喜出现,就在转身的刹那,目光还未来得及从书丛里收回,一串熟悉而又撩拨人心的字符跃入了我的眼帘。天哪,多少年苦苦寻觅,多少次魂牵梦萦的书籍竟然隐藏在最不令人起眼的角落里!那种“梦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书却在人不经意处”的兴奋和喜悦自然难以言表。我急急地蹲下,以近乎完美的倾斜将它从杂乱的书丛里抢了出来,生怕稍慢半拍便会被旁人抢去似的。我将它虔诚地捧在手里,用袖口轻轻地拭去它身上的灰尘,缓缓地翻开书的扉页,细细地品读,慢慢地品味,此时物我两忘,书人合一,此时的我已仿佛不再是饥渴地攫取知识的青年,而仿佛是离别日久又重逢,尽吐相思万般苦的情侣。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我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幸福和喜悦之中,陶醉着,迷失着,外部的滚滚红尘仿佛已与我隔绝,而我也仿佛已“飘飘乎遗世而独立,羽化而登仙”了。直到书摊摊主不耐烦地问了句:“这本书你买不买呀?”才将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我恋恋不舍地合上书本,小心翼翼地问:“这本书多少钱呀?”声调也因亢奋而略显颤抖。这时的摊主却一反常态,漫不经心地报了一个价格。—-这价格自然要比平常的价格高出许多—-绝大多数的摊主都很会揣度淘书者的心理,他能从淘书者急切的眼神里看出其内心的渴求,他此时的漫不经心恰恰是要让淘书者的心态变得更加地急迫不安,而此种情形下的淘书者往往惟恐违背了摊主的意思遭到驱逐而甘于就范。虽然这种担心常常是多余的。我也不是毫无心机的淘书者,我会故意吹毛求疵般地从这本书里找到一些不足和缺憾:“你看,这本书这么残破不堪,而且……”接下来的便是一番唇枪舌剑地讨价还价。很快地双方便在彼此都觉得满意的价格上找到了最佳的结合点。虽然这个时候的价格仍然要比平时高上一些,但心里还是觉得舒爽得很,毕竟每个人的口味都有不同,能淘到一本让自己爱不释手的好书本身就是一件快意的事。时人不知淘之乐,书香堆里尽风流。淘书之乐不仅是精神的依归,更是心灵的无限蔓延。世上难道还有比在芸芸中找到精神的归所更令人快乐的事吗?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